页面载入中...

林郑月娥公布民生政策新措施 将惠及百万基层民众

  接下来该说一说别的日军随军记者所看到的南京大屠杀,原日本联合通信社上海支局局长松本重治在《上海时代—记者的回想》中写道:

  “最近我拜访了新井正义、前田雄二、深泽干藏三位原同僚记者。他们作为随军记者都在南京沦陷后为采访而在南京停留过数日。为慎重起见,我直接与他们进行了交谈。特别是深泽干藏,他一直记着随军日记。读了这些日记,对我有了极大的帮助。从12月16日到17日三人都亲眼目睹了如下事实;首先,从下关往草卸下方向的河岸一带由大量被焚烧后的尸体,有人说大约有两千人,也有人说大约两三千人。大概是先用机枪扫射,再浇上汽油烧死的。另外,在原军政部的院内,进行了对年轻将校和下士官的“新兵训练”。用中国人俘虏当靶子,让新兵用带刺刀的枪练习刺杀,刺中的人被仍入防空壕中。前田说:“在看到第十二、第十三个俘虏被刺杀时,自己已经呕吐不止,所以马上离开了。他在军官学校院内也看到了用手枪射杀俘虏的情景,看到两人被杀后,就看不下去了。三人的谈话中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当时究竟是战斗还是施暴、屠杀已经无法区别了。。。。。此外,对妇女的施暴、残忍的屠杀等确实发生过。。。。作为警备留守南京的第十六师团的一部分士兵却又继续施行了暴行和屠杀。这一点,南京难民区的委员之一贝茨教授,已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出庭作证。贝茨教授和我也有些个人交情。几天后,我在轻井泽遇到了他。他不太愿意开口,只说了一句“当时真是太可怕了,我什么都不想说了。”

  有关日军集体屠杀南京平民的情况,原日本东京朝日新闻社特派随军记者今井正刚在《南京城内的大屠杀》一文中描写道:

  最早记载金箔生产技艺的文字见于明代宋应星的《天工开物》:“凡造金箔,既成薄片后,包入乌金纸,竭力挥椎打成(打金椎,短柄,约八斤重)。”在南京龙潭、江宁等地,金箔的生产过程后来仍然延用古代传下的十多道工序,技术要求很高,锻制过程系用真金经过十几道工序捶炼而成,这些过程分别为倒条、下条、拍叶、做捻子、沾捻子、打开子、装家生、打了戏、出具、切箔等。其中打箔最为辛苦,须把一块金“疙瘩”打成0.1微米左右的薄片。两个人面对面打,要打上万次。  经捶打出来的南京金箔,薄如蝉翼,软似绸缎。民间传说,一两黄金打出的金箔能盖一亩三分地。经科学测算,943张金箔厚仅一毫米,一万张金箔重仅178.125克,打制技艺之精可见一斑。

  先将金块打成薄片,再由两位金箔工人各自举着7斤重的锤子,轮流用力锤打,至少要锤打25000多下,方能锤打成“薄如蝉翼、软似绸缎、轻如鸿毛”的金箔。据测算,一克24K黄金锤打成金箔,展开的面积有半个多平方;锤打18K金箔,面积有1个多平方。其工人之辛劳、工艺之精绝可见一斑。尤其是金箔技艺最核心的乌金纸秘方,更是世界独一无二的。锻制金箔时,要用乌金纸包好金片,通过几万次锻打制成15厘米见方、0.12微米厚的金箔。这就要求乌金纸耐冲击、耐高温、薄而不破。由乌金纸保证了金箔质量,而这一秘方,全世界也只有两个人掌握。这种纸产于浙江上虞、富阳一带,以当年生的嫩竹为料,经过五个伏季(夏天)的浸泡,沤烂后制成,又称“五伏纸”。

  印金

  《唐六典》载有销金、披金、镀金、织金、砑金、拍金、泥金、缕金、捻金、戗金、圈金、贴金等14种用金法,但衣料上主要用泥金银印绘。宋辽金时期特别流行金箔,其种类仅见于史料记载的就约有十八种,大中祥符诏令衣服用金之法包括销金、缕金、间金、戗金、圈金、解金、剔金、捻金、陷金、明金、泥金、榜金、背金、影金、阑金、盘金、织金、金线。宋代衣服上用金普遍。福州南宋黄升墓出土的许多衣衫上,贴金、印金,金箔成片。 印金是在雕刻图案花纹的凸板上涂金,直接印在织物上,也可能在凸板上涂抹粘合剂印在织物上,然后再帖金箔,经过烘干或烫干,剔除多余的金粉或金箔,然后加以修整,便花型光洁,最后添绘色彩。1976年内蒙古集宁路古城遗址曾出土过六件印金织物,如印金夹衫、印金提花长袍、印金被面、印金素罗残片、印金素罗残带等,夹衫上的印金还十分明显。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林郑月娥公布民生政策新措施 将惠及百万基层民众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