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三问原创新药“九期一” 作用机制是否“靠谱”

  吕聿来刚把张楚的小说《七根孔雀羽毛》改编成电影《桃源》,这部电影也即将在院线上映。吕聿来说,“读张楚的小说让我重新看到了过去不曾关注的人的内心世界,这一点要特别感谢他,这也是我为什么改编他的小说的原因。读他的小说常常有一种直觉,就是对他的人物有一种熟悉感,像公交车售票员、清洁工等,他们也在为自己的生活挣扎、奋斗,他们也在努力发光发亮,但是很少有人关注,张楚对这些人有一种深深的爱,就像耿乐说的悲悯和大爱,内心有爱才能够发现他们,然后将他们表达出来。”

  张楚坦言,因为自己一直生活在县城,小说里面大部分主人公都是生活在县城这样的背景里,这些人物虽然有自己的局限性和桎梏,但他们的内心世界并不比一个伟大的人干瘪,相反,可能同样得丰盈、旺盛。正如物理学家劳伦斯·克劳斯的那句话,“你身体里的每一个原子都来自一颗爆炸了的恒星。形成你左手的原子可能和形成你右手的来自不同的恒星。这是我所知的关于物理的最诗意的事情:你们都是星尘。”

  关于凡尘和星光,张楚在其后为北师大的学生展开的一场“文学与阅读”的文学公益讲座中特别讲到对于文学应有的执着,他说:“阅读让我们的内心世界更丰富、更细腻、更立体,它构建了我们内心世界的经度和纬度。当我们远离经典时,我们的内心会越来越粗糙,并对这个世界保持着一份可耻的沉默,同时,对自身的社会属性和社会正义缺乏必要的、完整的、切入肌肤的认知和反思。”

  近日,69岁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树捐赠作品相关资料给母校早稻田大学,为此在4日罕见公开现身。他说,这是自己时隔37年再在日本召开记者会。

  对当事人及家人的伤痛感同身受,司法机关纠正冤假错案会更有紧迫感,司法人员也更能体会那句“你不是在办案,而是在办别人的人生”,办案时会更慎重。

  尤其应反思冤案为何会发生。再审判决认为,原审判决无客观证据指向张志超作案,张志超的供述与证人证言存在矛盾,张志超、王广超有罪供述的真实性和合法性存疑,认定张志超实施强奸并致死高某,侮辱高某尸体的犯罪行为的证据没有形成完整的证据体系,没有达到证据确实、充分的法定证明标准,故原审认定张志超犯强奸罪、王广超犯包庇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能认定张志超、王广超有罪。

  “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案件的被告人,是如何被认定有罪并被判处无期徒刑的?哪些因素导致了错误认定和判决?其中是否有人为因素?这些都值得追问。之所以追问,除了这是本案错案责任追究的基础,更在于通过分析冤案发生原因,寻找冤案发生的共性原因进而作出制度安排,避免冤案再发生。

  再过十多天就是春节了。张志超回家了,张家今年会过一个与往年大不一样的春节。我们衷心希望张志超能尽快告别过去,走向新生活。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三问原创新药“九期一” 作用机制是否“靠谱”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