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过程写全很h的小说】航拍菲律宾火山灰覆盖灾区:村庄宛如末日城镇

过程写全很h的小说

  “大家都知道北京人艺是演京味儿戏见长的,所以说好北京话就是我们每一位演员的基本功。除了北京本地的演员,我们还有很多非京籍的青年演员,让他们练好北京话就显得极为重要。”导演唐烨介绍称,“我们有北京人艺有那么多京味儿戏,未来还会有很多新的京味儿戏,这些都要靠年轻人去继承、发展,这不仅要求他们能说北京话,还要学好北京话里的那点儿味道,悟出话里那点儿意思”。

  将一部语言精彩的作品用朗读的形式来展现,并不比排演一出大戏轻松。导演唐烨直言,由于篇幅所限,这次朗读只选择了剧本的前三幕,“老舍先生的这个剧本朗读起来难度非常大,大家读起来都觉得很累,因为老舍先生写的每一句词都非常禁琢磨,不是读出来就可以,而是要把语言背后那点儿意思揣摩出来再表达出来。”虽然很难,但是全组都表示要“知难而上”,让大家看到青年演员如何诠释传统京味儿戏。

过程写全很h的小说

  “我读书,没有那么大的本事,一般都读选本。比较全的是那套唐宋元明清的历代笔记,过去我隔壁的邻居送我的。他是研究经济的,那一次,我第一次从他那里借了一套诺斯写的经济学著作。黄永玉看了说,你一天到晚都看什么?你又不懂。我说正因为不懂我才看,懂了我还读它干什么?”

  “我读书不是读给别人看的,我是给自己读的。”这个老头的叙述其实充满了陷阱,他自己说书少,读书也少。但是看看他的书架,虽然没有珍本奇本,但是从政治学到经济学,乃至当今文化领域内每一本受到关注的书,都在其中。

  随手抽出一本,从头到尾,朱笔勾勾划划,写满蝇头小字,都是老爷子的读书心得。当今号称读书人的人不可谓不多,但大多是为稻粮谋,“给自己读的”,可谓少之又少。单凭这份洒脱,就难得。

  老头是画画的,他读的这些书,让他的画与当今画坛的画风有了迥然不同的风格,他的画,字比画上的笔墨还多,密密麻麻,每一幅画都传达一个思想,每一个思想都与当下的问题息息相关。

admin
【过程写全很h的小说】航拍菲律宾火山灰覆盖灾区:村庄宛如末日城镇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