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聂震:清明犹思慈母恩

  第二位皇后如懿,始终有名无实,在乾隆三十年的南巡路上,与乾隆大吵一通,后被永远打入冷宫。而《延禧攻略》中着力塑造的令妃魏璎珞,是嘉庆皇帝的生母,死后才被追封为皇后。更不用说所谓大明湖畔的夏雨荷了。富察皇后死后,乾隆余生再也没有进过济南城——

  四度济南不入城,恐防一入百悲生。

  春三月昔分偏剧,十七年过恨未平。

  这首诗就解释了他为什么四过济南城而不入,是怕一进去,就勾起痛苦的回忆。

  20年前,普京上台之初,俄罗斯处在分崩离析的边缘,北高加索的部分区域(车臣、达吉斯坦的部分区域和印古什)实质上脱离了莫斯科的控制,在叶利钦时代那些亲西方自由主义寡头的控制之下,一切似乎都预示着未来俄罗斯联邦将不可避免地重复苏联那样分裂崩溃的命运。这是90年苏联解体后美国主导的单极世界操纵地缘政治导致的后果。因此,当时在许多观察家看来,西方霸权与单极世界已经完全确立且不可逆转。

  弗朗西斯·福山当时认为,“历史的终结”已经到来:自由民主、市场经济、全球资本和人权意识形态、地缘政治主导权已经完全处于西方的控制之下,大西洋主义赢得了“永远”的不可逆转的胜利。布热津斯基毫无掩饰地描述俄罗斯是一个“腐朽的国家”,已经居于次要地位,丧失主权、被亲西方的自由主义精英所统治,即将彻底分裂。在他的《大棋局》一书中,布热津斯基策划了欧亚大陆的最终败北以及俄罗斯作为一个主权实体的消失。在他的计划中,北高加索的分离和与乌克兰的冲突被强调为最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发生的问题。

  普京改变了历史进程,终结了所有这些号称“客观”实则充斥着一厢情愿和傲慢的所谓预言。普京开始恢复对俄罗斯领土的控制,赢得了第二次车臣战争,终结了来自西方的外部干涉,使俄罗斯再次成为了世界政治中挑战西方霸权的活跃主体,终结了有利于单极化的世界秩序。

  普京重塑的不是一个“两极世界”,而是为世界多极化创造了条件。在这20年的末期,这种多极化趋势在中国与俄国的联盟中达到了顶峰,普京的“大欧亚大陆计划”应该将“一带一路”与俄罗斯的潜能相连接,使欧亚大陆彻底独立于西方,在经济和政治上享有主权。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聂震:清明犹思慈母恩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