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话剧《八百里高寒》献礼新中国成立70周年

  “金庸带领你进入一个政治和地理环境都很微妙、诡异的世界。但只要一开始阅读,你立马就能身处其中。他用大师般的叙事手法将事件与周遭的环境很好地结合了起来”,Nathaniel Gardner-Blatch说道,尤其赞同书中对食物以及人物的塑造。

  “书中对食物的描写让我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作者对人物的塑造也相当用心,在字里行间,作者给了人物更大的空间,全方位立体式地让我产生了共鸣。大量的留白让人思考、想象,从而让人物更加鲜活”。

  天价香蕉以及它被吃掉的行为,引发的热议是极度分化的。

  “艺术家和骗子越来越接近了!”“从此不再有‘艺术’,只有江湖。”……很多网友不约而同抛出这样一种观点:这难道不是扯下了皇帝的新衣吗?近年来,当代艺术的名声真就不怎么样。一提起它们,直言“看不懂”的人算是客气的,更有人认为它们“乱来”得“招人厌”。这样的作品不仅泛滥成灾,还热衷于故弄玄虚,装腔作势,把大众忽悠得团团转,甚至有相当一部分作品充满媚俗甚至恶趣味。

  与此同时,也有不少人认为被吃掉的天价香蕉一事很有趣。艺评人林霖称:“这一艺术事件,比艺术品本身更具诠释意义。”因为,这次异常轰动的“行为艺术”,再次提醒人们思考,当代艺术究竟是什么?

  艺术进入现当代,某些评判艺术的标准不停地在发生变化,甚至出现了不少“惊天大逆转”,它们时不时在不断颠覆之前人们的审美观。于是人们看到,现当代艺术发展进程中,以恶作剧般行为留名艺术史的作品不在少数。早在1917年,当代艺术鼻祖马塞尔·杜尚就是这样刷出存在感的:他从商店买来一只白色瓷质的男用小便池,签上自己的名字,取名《泉》,将其堂而皇之送去展览。德国艺术家古斯塔夫·梅茨戈尔2004年一件名为《袋子》的作品,在英国泰特美术馆展出时曾被清洁女工当成垃圾扔了出去——这件艺术品本就是由装满旧报纸、硬纸壳的大塑料垃圾袋构成的。

admin
话剧《八百里高寒》献礼新中国成立70周年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