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新华社江西分社总编辑刘菁调任安徽分社社长

  洪向华说:“这是提高工作效率,来打通为人民服务最后一公里的另一种表现方式,在一个现场来尽快地解决老百姓反映的这些问题,就避免了这种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在工作中的再次出现。”

  位于重庆渝北区的一条一公里多的道路,在2019年7月前,曾挤满了占道经营的300多户商家,给附近居民生活带来极大的不便和安全隐患。为了一次性解决占道经营问题,与这条道路相关的超过7个管理部门,并没有像以往一样反复开会协调和发文,而是用“马路办公”的方式现场解决。经过10多天对老百姓的宣传解释,最终只花了一天时间,就拆除了所有占道经营的商铺,获得了正规经营商家和百姓的一致好评。

  在2020年的新年贺词中,习近平总书记回顾2019年的成绩时特别指出,“基层减负年”让基层干部轻装上阵。放眼神州大地,处处都有新变化新气象。这句肯定和鼓励让一线的基层干部感受格外深刻。

  湖南浏阳市淮川街道党工委书记戴伟平说:“基层减负年让基层干部轻装上阵,我觉得这句话说到我们基层干部的心坎里面,我们真的觉得2019年的一年来,觉得很清爽了、很轻快了,我们有更多的精力能够服务于群众,和群众干在一起。”

安代舞经过众多艺术家的努力,逐渐由民间艺术发展成舞台艺术,不断地在城乡落户,成为庆典宴席,接见奉送时不可缺少的内容。

安代舞具有独特的传承意义。近四百年来,安代舞以其浓郁的"民间本色"和"癫狂之舞"的特征而备受蒙古族人民喜爱,渐成内蒙古地区蒙古族宗教仪礼和"那达慕"盛会上最受欢迎的狂欢之舞。据库伦史料记载,单场安代最长持续时间竟达四十多天,其规模之大,参与人数之多,堪称中国民间舞之最。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库伦旗全面开展了安代舞的发掘、整理工作。1958年,安代民间老艺人额尔敦巴拉在北京表演安代,引起轰动。如今,安代舞已成为蒙古民族最为耀眼的文化标识。1996年,内蒙古库伦旗被命名为"中国安代艺术之乡"。随着时间的推移,安代逐渐变为自娱性民间舞蹈,经过不断完善和发展,由民间进入剧场,成为喜闻乐见的蒙古民族艺术形式。安代舞逐渐发展为以舞蹈为主,舞蹈动作也由三四个发展到二十多个。 由于文化形态的变迁,安代舞的传承方式与生存空间日益受到限制,舞种延续受到极大威胁,急需整理和抢救。

2006年5月20日,蒙古族安代舞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新华社江西分社总编辑刘菁调任安徽分社社长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